公告

Collapse
No announcement yet.

【聖王】 作者: 夢入神機

Collapse
X
Collapse
Who has read this thread:
  • Filter
  • Time
  • Show
全部清除
新帖子

  • 【聖王】 作者: 夢入神機

    [i=s] 本帖最後由 誰把誰的難過感同身受 於 2013-5-25 17:12 編輯 [/i]

    【小說書名】:聖王

    【小說作者】:夢入神機

    【作者簡介】:本名王鐘,職業寫手,原X點中文網白金作家,現X橫中文網作者。另,《夢入神機》象棋書譜。 作者佚名,約刊於明嘉靖之前。據清朝《內閣藏書目錄》所載,原書12卷。篇幅宏大,資料豐富。 現存卷一、二、三之殘本,有一百八十五局,卷七一冊,有殘局一百局。 以紅先勝局為主,局勢雖大多簡單,但甚精彩。是現存較早的一部象棋古譜。另夢入神機為美國惠普實驗室開發的 一款著名的象棋軟件,90年代曾兩度獲得計算機象棋奧林匹克比賽冠軍,並與多位象棋大師對弈,取得不俗戰績 。

    【其他作品】:龍蛇演義,黑山老妖,佛本是道,陽神,永生

    【內容簡介】:
    聖者以脊梁撐起天堂中的諸神
    王者以力量鎮壓地獄中的群魔
    天地之間,唯有聖王

    全集觀看http://oursogo.com/thread-1281428-1-1.html
    全集txt文本下載:點我下載 (文本來原為大陸論壇 內文有些會有亂碼 對於劇情影響不大)

    檔名:吤卼.txt 請自行修改為聖王.txt
    檔案大小:11,106,410位元組
    MD5碼:8952c909780c201dd3bba9fd79893f47
    SHA1碼:f910c95cff4882c1748f07aaf70cb4b32c285fc2
    CRC32碼:69f2868f
    有一種漂亮是為自己堅強

  • #2

    第一章 為情所惑

    氣,一切生命之本源。

    氣功,是生命本源的修行。

    修煉到達絶頂,就有種種異能。

    氣功強者,可以“手破岩壁”“耳聞蟻鬥”“足踏波面”“口吐碧火”“刀槍不入”“氣接雲霞”“吞氣辟榖”“ 不食煙火”“念通天地”“千里追魂”…….

    楊奇就是這樣一個氣功修行者。

    豐饒大陸,燕都城。

    這座城市是大陸上的富庶之城,就算是夜晚,都車水馬龍,燈火輝煌。

    現在是盛夏天氣,漆黑的夜中烏雲密佈,遠處有沉悶的雷聲滾過,空氣之中蕩漾起來濕潤的水氣,似乎是隨時都有 雷雨要降臨下來。

    砰!

    城牆角落一處人跡罕至的地面,突然被震開,出現了深深洞穴。

    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年全身蒙著黑衣,手裡拿著一個精巧的盒子,嗖的一聲,整個人如狸貓一般,從那洞穴中躍出。

    這個少年,就是楊奇。

    燕都城,豪門世家,楊家的小少爺,在整個燕都城之中,也是小有名氣的氣功高手。年齡雖然不大,體型也不壯碩 ,但是舉手投足,體內似乎有一股莫名的氣流在運轉著,就要爆炸而出。

    猛烈一運動,全身內部的氣流轟隆隆的作響,聲勢猛烈,奪人心魂。

    “看來我很快就要修煉到達氣功五段,暴氣境。到時候,真氣外放,也是一個高手,一步登天!”

    看看高高的城牆,楊奇很是滿意,身軀一閃,就進入了城外漆黑的樹林之中,非常之快,簡直是一頭黑色的豹子, 顯現出來了非人的體能。

    他的氣功,已經修行到達了四段“煉氣”的境界。

    在豐饒大陸上,高手都修煉氣功,氣功修煉,分為九段。

    一段為“養氣”。

    二段“運氣”,搬運體內元氣,遊走經絡。

    三段“聚氣”,把元氣聚集起來藏在氣海之中。

    四段“煉氣”,聚集起來元氣之後,進行提煉,百煉成鋼。

    五段,“暴氣”。氣功外放,隔空傷人。

    一般的人修行,氣功修行一段到四段,“養,運,聚,煉”,都是在體內搬運氣流,只能夠強身健體,但是到達了 五段“暴氣”境界,就脫胎換骨,可以氣功爆發,外放,隔空傷人。

    五段“暴氣”,才是真正的高手。

    所謂“暴氣”,是氣功修行中的品級,也是一個分水嶺。

    這種境界,可以施展百步神拳,百步開外,一拳隔空,斷裂樹木。絶對的戰力非凡,以一敵百。

    至於後面六段“兵氣”可凝氣成兵。

    七段的“像氣”,像,是萬象,象形的意思。氣功凝聚龍虎猛獸,甚至羽翼各種形狀,凌空滑翔,虛渡橫空。

    還有八段的“化氣”出神入化,渾身凝聚成保護氣罩,刀槍不入。

    九段的“氣宗”氣功宗師,那都是現在的楊奇不能夠奢望的。

    傳聞之中,突破了九段“氣宗”的高手,更能夠向天奪命,進入“奪命境”,脫胎換骨,壽命比普通高手長數倍的 境界,不過楊奇還沒有能夠見過。

    身軀閃爍,進入了小樹林,楊奇就看到了一個身穿湛藍色長裙,身材婀娜,氣質高貴得讓人窒息的一個女子,背對 著自己。

    “嵐兒,伏龍丹我帶來了。我好不容易利用自己的身份,從城主府邸寶庫之中偷出來的。”

    楊奇看見了這個女子,心神激動,立刻把手中的盒子舉了起來。

    “哦?楊奇,你終於把這件事情辦成功了。”那個湛藍色氣質如海的女子終於轉過了身軀來,臉蛋精美絶倫,她伸 出來了象牙一般的玉手:“伏龍丹,拿過來讓我看看吧。”

    “好的。”楊奇毫不猶豫的把盒子給這個叫做“嵐兒”的女子。

    “嵐兒”接過盒子,打開頓時就看到了一枚火紅色的丹藥,好像一縷火焰在跳躍,藥香四溢,照耀得這個絶色美女 的臉蛋都紅撲撲的,別有一番韻味。

    “嵐兒,你說幫助你拿到了這枚伏龍丹,我們就可以一起遠走高飛了?現在咱們就走吧。”楊奇急急忙忙的道。

    “抱歉,楊奇。”

    “嵐兒”靜靜的收了盒子,臉上出現了一種冷靜的神色:“我現在還有事情,不能夠跟你遠走高飛,這件事情,以 後再說吧。”

    蹬蹬蹬。

    晴天霹靂!

    聽見這句話,楊奇一連後退了三步,臉色蒼白得毫無血色:“嵐兒,我冒著重重危險,從城主府邸之中,偷出來了 這枚伏龍丹,就是你答應過我的,要一起遠走高飛,你現在改變主意了?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

    “讓我來告訴你為什麼!”

    一個聲音,從漆黑的樹林中傳遞出來,走出來了一個身穿鎧甲的年輕男子,這男子極其英俊,身材高挑,一臉傲氣 ,用一種居高臨下的目光,看著楊奇。

    “嵐兒乃是堂堂雲海城的公主,豈會看上你這一個楊家的小子?別說你楊家只不過是燕都城一個小小的豪門,就算 是燕都城主的公子,也不會放在嵐兒的眼裡,她只不過是利用你而已,偏偏是你當真了,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嵐兒,告訴我,這不是真的?”楊奇的臉色鐵青,不過他還在等待最後一絲希望。

    但是,最後一絲希望都隨著“嵐兒”說話破滅了。

    “嵐兒”無比冷靜的道:“不錯,楊奇,我只不過是利用你得到伏龍丹而已,不過我不想傷害你,現在你可以走了 。”

    “你!”

    楊奇渾身都在顫抖,手腳冰涼:“嵐兒,想不到你是這樣的人!走,我走到哪裡去?偷了伏龍丹,家也不能回了, 燕都城肯定在追殺我,希望你能夠把伏龍丹交給我,咱們從此之後,就兩不相欠。”

    有一種漂亮是為自己堅強

    評論


    • #3
      交給你?別做夢了,小子,到口的肥肉,誰都不會吐出來。”那個身穿鎧甲的年輕人冷冷一笑,“給我滾,再糾纏 ,對你不客氣!”

      “你!”

      突然之間,楊奇爆發了,整個人如一頭猛虎,身形如蛇,猛的朝這個身穿鎧甲的年輕男子竄了過去,手如大斧,狠 狠劈下。

      “白虎銜屍!”

      他一招之間,打出來了楊家最強的氣功殺招,“白虎銜屍”。這一招如果修煉到達最高境界,渾身氣功可以凝練成 一頭有形的龐大白虎,凶煞彌天,一招就可以把敵人變成屍體。

      所謂“白虎銜屍”:右山勢蹲,昂頭視穴,如欲銜噬塚中之屍也。

      “找死!”看見楊奇撲了過來,這個身穿鎧甲的年輕人的眼神之中,閃爍出來了一絲輕蔑,突然隔空一震。

      嗡!

      隱隱約約就看到,以他自身為中心,一股透明的氣浪,勃然擴散。

      楊奇剛剛接觸到了這股氣浪,白虎銜屍的一招就施展不出來,人被沖得飛了出去,噗通一聲,掉落在地面,哇的一 口鮮血噴了出來。

      他的眼神中有駭然的神色:“氣功五段,暴氣的境界!”

      “不錯,我早已經修煉到達了五段暴氣的境界,你在我的面前,螻蟻一般。”年輕鎧甲男子拍拍手:“白虎銜屍這 一招,倒是殺手鐧,可惜在你的手中,小孩子過家家都不如。”

      “你叫什麼名字!”楊奇艱難的想爬了起來,目光充滿仇恨。

      “宋海山,是嵐兒的表哥,嵐兒過幾天就要成為豐饒大陸上第一大門派,天位學院的入室弟子了,身份何等的尊貴 ?豈是你能夠妄想親近的?你還要問我的名字,看來是以後想報仇,既然如此,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我就不 能夠放過你了。”

      說話之間,一股旋風般的兇猛氣流,從宋海山的身軀上,升騰而起。

      “原來你就是雲海城第一青年才俊。”楊奇艱難的道:“我會殺了你!雲海嵐,你今天欺騙我,遲早有一天,我會 討還回來的。”

      “那就更不能留你了!”宋海山就要出手。

      “好了,表哥,有人來了。不要殺他,留他一命吧,我們走!”嵐兒皺了皺眉頭,伸手一欄,望向遠處燕都城,身 軀一閃,就消失在了這黑夜中,留下了一句話:“楊奇,等我成為天位學院的弟子,我會補償你的。”

      “哼!小子,算你命長,嵐兒不想殺你,沾染血腥,我也就聽她的,不過燕都城的城主,不會放過你的,你反正活 不了。”

      宋海山也陰險的一笑,跟隨著嵐兒的後面消失了。

      “雲海嵐……..”楊奇看著他們離去,速度極快,氣功境界遠遠高出自己,知道自己不是他們的對手,他的嘴裡 在吐血,心裡更在滴血!

      他想起來了往事,在一次出門歷練中,幫助家族打理生意,就遇到了雲海嵐,驚為天人,頓時就生出來了愛慕,雲 海嵐也對自己似乎含情脈脈,發展了一段時間,提出想得到伏龍丹要求,自己考慮了很久,終於答應下來,現在卻 落到了這樣的下場。

      他體內的氣功,在飛快的流轉著,一個意識告訴他!要跑!不然燕都城的衛士追了上來,自己不但為家族蒙羞,還 要受到悽慘的待遇。

      但是,就在他運轉了一會兒氣功,剛剛恢復行動能力,唰唰唰!連續幾個聲音傳遞了過來,隨後幾條充滿了爆炸氣 息的人影,出現在他的面前。

      其中一個男子,身穿起碼有上百斤的寒鐵鎧甲,但是卻行動自如,如同一尊鋼鐵猛獸。楊奇一看,頓時心中都絶望 了。

      這是燕都城城主府邸之中的侍衛,羅魂。氣功修煉遠遠超越了五段暴氣境,凶神惡煞。

      “楊奇,你把伏龍丹偷了出來,交出來吧,免你一死!”

      羅魂的雙眼,沒有半點人類的感情,帶著寒鐵鎧甲的肅殺氣息,走到了楊奇面前,突然伸手一拍!正對準了楊奇的 小腹丹田氣海深處。

      噗!楊奇再次噴出來了一口鮮血,感覺到渾身的力量好像泄了氣的皮球,向外散去,從五歲修煉到達十八歲的氣功 ,全部都被廢了。

      “你……廢了我的氣功!”楊奇的臉上,顯現出來了死灰一般的神色,絶望了。氣功一被廢,丹田氣海破裂,再也 不能夠聚氣,從此之後就只能安安分分的做個普通人了。

      “你盜取伏龍丹,廢了你的氣功只不過是為了給你減輕罪孽而已。”羅魂冷冷道:“看在你是楊家少爺,還有你姑 姑的份上,不把你當場格殺,就是手下留情了。諸位,把他綁起來,綁在樹上。我回城一趟,把這件事情稟報城主 ,聽後他的發落,現場不要動,要保護好,讓楊家的人過來看看。”

      “是!”

      幾個侍衛,手腳麻利的把楊奇捆綁在了樹上,然後四面巡邏看守。

      而身穿上百斤寒鐵鎧甲的羅魂,一個跳躍,如大鳥似的在空中滑翔,掠向燕都城。

      轟隆!

      就在這時,天空之中,無數的霹靂,瘋狂的震響著,醞釀了很久的雷雨風暴,終於來臨,這是夏天的晚上,氣候炎 熱,多雷雨。

      一道道的銀蛇,撕破了漆黑的蒼穹,瓢潑大雨,瀑布一般的傾瀉下來。

      “這雨好大!雷電也實在是太多了吧。”一個看守楊奇的侍衛,看著天空降臨下來的瓢潑大雨,還有瘋狂亂舞的銀 蛇閃電,一個又一個霹靂,渾身都哆嗦了一下。

      哧啦!

      突然,一道閃電落到了遠處樹林中,一株古樹被雷電劈中,立刻就在傾盆大雨中燃燒起來熊熊大火,水氣之中銀蛇 亂竄,讓人觸目驚心。

      “躲在樹下遭雷,我們先離開這片樹林再說。”一個侍衛嚇了一大跳,心悸的道:“今天的雷似乎有些不尋常,我 還沒有見過這麼大的。我們在樹下,萬一被雷劈了死都沒有地方告狀,傳聞就算是超越了氣宗的高手都不能夠抵禦 天雷。”

      “那這小子怎麼辦?”

      “放心,這小子被廢了武功,人又被捆綁,還能夠飛了?”

      幾個侍衛,連忙飛掠出了這片樹林。

      劈裡啪啦!

      就在他們剛剛走出樹林,一道極其閃亮的霹靂,猛的朝這片樹林降落了下來,落下來的位置,正好是楊奇被捆綁的 那樹上。

      立刻之間,楊奇渾身的電流,亂閃爍著。整個人,發出來了一股焦糊的味道。
      有一種漂亮是為自己堅強

      評論


      • #4
        第二章 因禍得福

        楊奇心灰意冷。

        所有的氣功全部都被羅魂一掌擊破丹田氣海而廢除,一生修為再也沒有希望。

        但是他也萬萬沒有想到,自己居然遭到了雷劈。

        刺目的爆炸,電流撕裂空氣的窒息威勢,使得他閉上了眼睛:“死了麼?死了也好,省的以後半死不活,讓人恥笑 。”

        但是,瘋狂的閃電進入了他的身軀,他就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刺痛和煎熬,似乎千萬把小刀在割他的肉,切他的骨 。

        不過他並沒有死,那閃電化為了一股狂暴的力量,在他全身肌肉.縫隙,骨骼,經脈之中遊走,衝擊,最後猛的化 為了一個漩渦,聚集在他的小腹丹田氣海深處。

        本來,破損的丹田氣海,突然就發生了奇怪的變化,螺旋的電流在氣海中如一頭狂暴的巨像,翻江倒海,這巨像似 龍,形成了“翻江倒海”的景象。

        如果這個時候,有眼光高明者,就可以看到一頭雷電巨像,在楊奇破損的氣海中長長嘶鳴。

        嗡!

        閃電繼續劈了下來,大樹熊熊燃燒。

        最後,楊奇看到了天空中閃電深處,似乎有一道金色的小人,突然飛入了自己的眉心,然後整個人的意志突然就產 生了大爆炸,徹底暈死過去。

        “怎麼辦?”

        與此同時,幾個在樹林之外的侍衛,個個目瞪口呆。他們看見的一幕是天空中雷霆劈擊下來,正好擊中了楊奇所在 的大樹,然後這小子就被劈成了一片焦炭,滾在泥水之中,似乎已經死亡。

        “他被雷劈,與我們無關。”一個侍衛立刻叫道:“你,速速回城去通知羅魂大人,這小子雖然死有餘辜,但畢竟 是豪門楊家的人,就這樣死了不妥善處理的話,燕都城要引起一些動盪。”

        一個侍衛立刻拔腿狂奔,如烈馬。

        但是,他才衝出了一里路程,就被一尊鋼鐵巨人提了回來。

        “羅魂大人。”這個侍衛嚇出來了一聲冷汗,看清楚了來人,立刻噗通跪在泥水之中。

        “居然被雷劈中了…..”鋼鐵巨獸似的羅魂大步走到了楊奇面前,伸手一抓,一股氣流滲透進入了他的身軀,卻 什麼都沒有發現,只看見了殘破的經脈,氣海,還有焦糊的身軀,“他的身軀,遭遇到雷劈,創傷嚴重,氣海經脈 全部都被廢,不過還沒有死。”

        “是嗎?”

        就在羅魂檢查楊奇身體的時候,後面幾個身穿錦衣華服的男子走了出來,顯然是在燕都城地位極高的人物,其中還 有一個白髮蒼蒼,大管家似的角色,遠遠看著楊奇的身體,點點頭:“既然如此,也沒有必要抓這個小子回去逼問 了,免得弄死了麻煩,把他送回楊家,同時傳城主口諭,這小子偷了伏龍丹,楊家就算是傾家蕩產,也要賠償損失 。”

        “是!”

        幾個侍衛抓起來了楊奇,一路向燕都城奔去…….

        天色大亮,一夜過去。

        昨夜的狂雷暴雨,不知道擊毀了多少人畜樹木,甚至連燕都城外的滾滾燕江都洪水暴漲,不過現在天上卻烈日高照 ,顯現出來了盛夏的熾熱。

        燕都城的豪門之一,楊家。

        此時此刻,楊家的氣氛緊張,許多僕人都匆匆忙忙走來走去,一些侍衛也都目光警惕,有一些丫鬟侍女老媽子,老 婆子卻是在一些角落裡面竊竊私語。

        “咱們楊家出了大事了!你們知道不知道?聽說昨天晚上,家主楊戰的那個小兒子楊奇,去偷盜城主府的一件寶貝 ,被打得半死,廢除了氣功,而且還被捆綁在樹上,一雷劈得半死昨晚上抬了回來,現在奄奄一息的躺在床上,隨 時都要斷氣!”一個牙尖嘴利的老媽子繪聲繪色的說著,語氣雖然壓得很低,但卻按捺不住心中的幸災樂禍。

        “是的,而且城主府邸明確的下達了最後通牒,三天之內,要楊家賠償被盜竊掉的寶貝損失,這樣一來,楊家最少 要損失一大半的產業!”一個穩重的僕人憂心忡忡的道。

        頓時,許多的僕人丫鬟都發出來了一聲轟鳴,瘟疫似的爆發了:“損失一大半的產業?那楊家不是衰落下去了麼? ”

        “這是一刀割肉啊…..”

        “尤其是在這燕都城中,還有陳,王,李,洪…..這些豪門,早就對我們楊家不順眼,肯定會落井下石吧。”

        “看看吧,這次楊家麻煩大了,楊奇那個紈褲真是不省心,闖出來了這樣的彌天大禍,嘿嘿,我看他父親楊戰連家 主的位置都坐不穩當。”

        “我今天聽城主府的熟人說,那楊奇是為了一個女人,才偷竊的寶貝。”

        “呸,紈褲,禍根,害人精。”一個僕人暗中罵道:“被廢了氣功,從此之後沒有武功,就算好了也是一個殘廢。 ”

        這些僕人,有的幸災樂禍,有的擔心楊家的未來,有的尖刻詛咒楊奇。





        有一種漂亮是為自己堅強

        評論


        • #5
          此時,在整個庭院中心,經過九曲迴廊迷宮一般的長廊屋簷,寬闊的楊家議事廳中,一個高大,魁梧,身穿錦衣的 男子站立在中央,聽著彙報。

          “老爺,楊奇少爺的性命已經保住了,不過全身被雷電大面積燒傷,體內經脈破損,氣海被破,武功全廢,從此之 後只能夠變成殘廢了。”

          一個老管家帶著醫師在緩緩的彙報著。

          “武功全廢,氣海被破!”楊戰的嘴裡重複著這兩句話。

          砰!

          巨掌拍下。

          一張鐵木大桌粉碎。

          那碎木屑都瘋狂旋轉,嗚嗚嗚鬼哭神嚎一般飛了出去,鑲嵌在地面上。

          “丟了伏龍丹!我們楊家可以賠償,為什麼要廢掉我兒子的氣功?哪怕是斷他的手腳都可以。廢了武功,一輩子都 不能夠凝聚氣功,斷掉手腳,氣功還再,一樣能夠成為高手。”楊戰怒不可遏。

          “老爺,事到如今,也沒有辦法了。”老管家楊財躬身道:“現在麻煩的事情是城主要我們楊家賠償伏龍丹的損失 ,這樣一來要當掉我們家族中起碼一半的產業!家族之中的那些元老恐怕不答應。要乘機奪權!”

          “哼!我楊戰為什麼奪取到家主的位置?就是因為一身氣功修為,在世上。不是誰人脈廣,聯合起來就能夠勝利, 歸根結底,還是要看誰的實力更強大!”楊戰冷哼一聲:“你出去通知家族的那些元老,三天之後,舉行家族會議 。商量這件事情到底怎麼辦,城主府給出來的期限是一個月吧,還可以慢慢籌措。”

          “是!”老管家點點頭,剛剛要出去,又停留下來:“那楊奇少爺怎麼辦?這次捅出來了這麼大的簍子,家族的元 老們肯定不會饒過他。”

          “他的武功都廢了,人還被雷劈得殘廢,連燕都城主都不再追究,這些元老還想對他怎麼樣?難道想殺了我兒子? ”楊戰怒道:“誰敢提出對付我兒子的事情,我必定不會同他善罷甘休。還有,我修書一封,立刻送到天位學院他 姑姑的手中。”

          “對?我怎麼忘記了,還有大小姐?”老管家眼睛一亮。

          他口中的大小姐,乃是楊戰的一位義妹,楊奇的姑姑,是豐饒大陸第一巨無霸門派,天位學院的女弟子,身份非同 小可,但是已經離開楊家十多年了,因為資質非凡,自小就被天位學院的一位長老帶走修行。

          “奇兒現在的傷勢怎麼樣?大約什麼時候會醒過來?”楊戰問道:“草神醫,你的醫術整個燕都聞名,必定會治療 好奇兒的傷勢。”

          在那老管家一旁的醫師立刻道:“他表面上的皮膚我已經塗抹了膏藥,還通過氣功推拿,不日就可以痊癒,內臟也 沒有什麼損毀,唯一就是經脈全廢,氣海破裂,從此之後不能修行了。”

          “賞草神醫十枚聚氣丹。”楊戰揮揮手,“等奇兒醒過來了,帶他來見我。”

          “聚氣丹”,是整個豐饒大陸上的通用貨幣,氣功修煉者如果服用氣丹,可以很快的凝聚真氣,衝擊瓶頸,滋養經 脈,拓寬氣海。

          “是!”老管家和醫師都下去了。

          “奇兒,你母親死得早,現在又遭遇到了這樣的厄運,我會想一切辦法,幫助你恢復氣海,重新修行的,這個世界 上,不能夠沒有實力啊…….”楊戰握緊了拳頭。

          楊家重重庭院深處,一間房間內,楊奇已經醒了過來,靜靜的躺在床上。

          這房間猩紅地毯,名貴古畫,銅龜銅鶴的香爐之中燒著名貴的香料,富貴之氣逼人而來。

          外面天氣炎熱,但是這房間之外,卻涼風習習,因為臨著房間就是一個大內湖,煙波浩渺,湖邊大樹成蔭,在房間 之外,還有大盆大盆的冰塊消暑,一些十一二歲的小丫頭在外面伺候著,頭好像小雞啄米一般在打著瞌睡。

          楊奇全身已經不痛了,他正在熟悉雷霆對自己帶來的變化,一閉目內視,就看到了一頭拳頭大小的雷電大象,在自 己丹田氣海裡面奔騰,如果外面有變化,這雷像立刻就縮小,化為了一個斑點。

          這也就是許多高手,用氣功深入他體內,無法感覺到異樣的原因。

          這頭雷霆大象,蘊含毀滅性的力量,楊奇感覺得到,如果從自己身軀中衝了出去,整個府邸都要被其毀滅。

          為什麼自己被雷劈中,沒有死亡,雷電還進入了身軀凝聚成巨像?楊奇也百思不得其解。

          尤其是,楊奇只要每每一嘗試著運氣,立刻在自己眉心深處,就會浮現出來一個全身金光閃爍的小人。

          這小人會發出來洪鐘大呂似的聲音,震得他的腦海,嗡嗡作響。而別人卻聽不見,純粹是精神波動。

          那聲音是八個字。

          “破而後立,天下無敵!”
          有一種漂亮是為自己堅強

          評論


          • #6
            第三章 神像鎮獄勁

            “破而後立,天下無敵…….”

            隨著眉心之中,那個金色小人不停的述說著這八個字,楊奇也慢慢的嘗試著用意念溝通這個金色小人。

            金色小人,從雷霆之中來,進入他的眉心,神靈一般寄託,總給楊奇有一種神秘,浩瀚,不可抗拒的感覺。

            這是絶對的無敵高手!強橫無邊的存在。

            甚至他曾經看到過燕都城的城主,乃是氣功修煉到達了“九段”的高手,成為“氣宗”,掌握大權,威名赫赫,但 是壓力也遠遠比不得他眉心寄居的金色小人。

            嗡!

            就在他意念溝通這金色小人的剎那,這小人身上,一股浩瀚的文字和圖形就傳遞了過來,進入他的識海之中,居然 是一篇修煉氣功的功法。

            《神像鎮獄勁》。

            “以氣引神,以神成像,舉手投足,巨像之力,人之一身,八億四千萬微粒組成,如果甦醒其潛力,每一微小顆粒 ,都是巨像之力,全部甦醒,媲美神像,翻江倒海,吼落星辰,摘月吞日,一念之間……”

            這功法文字進入了楊奇的意念,嚇得他差點跳躍了起來。

            “這是什麼功法?好高明!比我們楊家的氣功修行,高明千百倍都不止啊!”

            楊家修行的氣功,也非常的高明,楊奇的父親楊戰修煉也到達了七八段的境界,在燕都城中除了城主之外,算得上 是一流。

            “神像?神像?傳聞之中,在豐饒大陸之外西邊還有遙遠的大陸,那邊氣候炎熱,以大象為神靈,在西邊還有無邊 的地獄,於是人們用神像鎮守地獄。這神像鎮獄勁,恐怕就是西邊的一門絶頂功法。”楊奇腦海中思索著。

            他其實並不是紈褲子弟,而是青年才俊,讀書也多,本來修為不差,差一步就要進入五段“暴氣”的境界,百步神 拳,隔空傷人,只可惜為情所困,一念之差,上了雲海嵐的當,落到了今天這般田地。

            他的見識,也並不淺薄。

            這門從雷電之中金色小人身上得到的功法,和一般的氣功修行,截然不同。一般的氣功,是運氣聚氣,遊走經脈之 間,而這門“神像鎮獄勁”則是把全身看成八億四千萬微小顆粒,每一粒甦醒,都是一頭巨像,聯合起來力大無窮 !一吼之間,星星都要掉落下來。

            “神像鎮獄,神像以一己之力,鎮守無邊地獄,何等威能?”楊奇心中興奮不已:“我算是因禍得福,得到了這門 神功,一旦煉成,遠遠超過以往的水平,破而後立,天下無敵!”

            立刻之間,他就開始依照那功法修煉起來。

            無數的元氣,遊走在身軀之間。

            嗡!

            當楊奇按照功法修行起來的時候,在丹田之中,那頭雷霆巨像也興奮起來,身上一股股的元氣消融,縮水了一圈, 這些力量全部都進入了楊奇的肉身,進行改造。

            閉上眼睛的楊奇,都可以感覺得到,自己的肉身在發出嘎吱嘎吱的響動,所有破損的經脈,全部都開始恢復,丹田 氣海也重新凝聚,甚至比以前更堅固,容量更大。

            原本,“神像鎮獄勁”這樣的頂尖功法,修煉起來十分困難,就算是天資絶頂聰明的人,沒有開悟,一輩子也不會 有任何的進展。但是因為遭遇到雷霆劈擊,楊奇的體內凝聚成了一頭雷霆神像,每一次運轉氣功,這神像就會融化 一部分進入身軀,使得他的進展極快,一天的修煉,相當於別人十年苦功都不止。

            漸漸的,身軀之中的血肉凝練,澎湃的力量一波一波,楊奇的腦袋中也十分清楚明白:“傳聞之中,有無上高手, 在修煉的時候,會引動天象,召來雷霆轟擊,是不是一位絶頂高手,被雷霆轟擊,化為了這個金色小人,寄居在我 的眉心中?而這雷像,是他的部分氣功元力所化?”

            氣功一下恢復,而且突飛猛進,楊奇的心思也靈活了起來,思考自己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變化。

            對於眉心之中寄居的那金色小人,他不停的用意念溝通,但是對方卻一動不動了。

            這金色小人,是存在於物質和元氣之間的一種東西,好像神靈一般,根本不是楊奇所能夠控制的,傳授了這門“神 像鎮獄勁”之後,就靜寂不動,似乎是在休養。

            楊奇聯繫溝通幾次,都沒有聲息,也就漸漸的習慣了,全心全意,用剛剛學會的這門氣功來鍛鍊肉體,煉化體內的 巨大雷像。

            那雷像蘊含的力量,極其恐怖,如果全部煉化進入身軀中,楊奇也不知道的氣功修為會到達一種什麼程度。

            “少爺,您醒了?”



            有一種漂亮是為自己堅強

            評論


            • #7
              就在楊奇坐了起來,盤膝運氣修煉的時候,外面的小丫頭被驚醒了,差異的看著他,在小丫頭的心目中,昨天楊奇 被抬進來的時候,已經半死不活,奄奄一息,但是現在卻好像龍精虎猛,恢復了精神,雖然全身還打著繃帶,纏繞 著白布。

              “小燕,怎麼回事?你家少爺還沒有死呢。”楊奇淡淡的道。

              “少爺,老爺吩咐您如果能夠動,就去見他。”小丫頭小燕才十二歲,乏生生的,白白嫩嫩,很是乖巧伶俐,伺候 楊奇很久了,在她的眼裡,自己的少年平時是個好人,並沒有欺負她,是整個燕都城的青年才俊之一,但是這次卻 突然惹下來了彌天大禍,害的家族即將土崩瓦解,自身也功力全廢。

              “好,我這就去見我爹。”楊奇站立了起來,全身的疼痛都已經消失了,取而代之是飽滿的精力,但是他還是表現 出來一幅弱不禁風的模樣。

              “少爺,聽說你氣功全部沒有了…..”小燕擔心的道:“沒有實力,豈不是……”

              “小燕,不用擔心,你家少爺什麼時候被人欺負過?我一定要讓害我的人,得到懲罰,也會振興家族!”楊奇停頓 了一下。

              “嗯,少爺,我相信你。”小燕重重的點頭。

              楊奇穿越層層疊疊,迷宮一般的楊家庭院,一路上耳朵靈敏,聽到了許多人對他指指點點,都是暗中罵他紈褲子弟 ,敗壞家族,他卻不以為然。

              如果是在武功真的廢除掉了,沒有希望恢復,他的意志也許會消沉。但是現在,修煉“神像鎮獄勁”之後,武功不 但恢復有望,而且還會快速進步,比以前厲害許多倍,他就雲淡風輕了。

              取而代之的是期待,等待自己把“神像鎮獄勁”修煉到達巔峰,一舉揚眉吐氣,洗刷自己的恥辱,振興家族。

              到達楊家議事大廳之中,他就看到了父親楊戰高大的身軀站立在中央,宛如一座山。

              噗通!

              他跪了下去,“孩兒不孝,給家族惹下天大的麻煩,請父親重重責罰!”

              “來了?傷勢這麼快就恢復了?”楊戰看著自己的兒子有精神,並沒有萎靡,臉上頓時顯現出來了喜悅,“我已經 知道你為什麼偷取伏龍丹了,為了雲海城城主的女兒,雲海嵐是不是?她修煉氣功到達了瓶頸,需要伏龍丹打破, 才能夠進入天位學院中成為弟子,這件事情我不怪你,年輕誰沒有為情所困的時候,經歷了這一次事情,你應該會 成長起來了。這件事情,父親幫你抗下來,不管怎麼樣,父親也會幫助你恢復功力,你娘早早就離開了你自己去修 行了,這些年你也頗為懂事,一下為情所困,人人都要對你喊打喊殺,但是父親卻可以容忍你。”

              “父親,我一定會做出一番事業給您看,振興家族!”楊奇聽見父親的話,心中一熱,“父親您就看著。”

              “嗯,你大哥,二哥聽說這件事情,也會儘快的趕回來。還有,我已經寫信,通知你十多年沒有回家的姑姑了,這 次的危難,一定會渡過去。你不用擔心,安心養傷就好,等危機渡過了,我就會為你想辦法恢復氣海。”

              楊戰揮揮手。

              楊奇起來,退了出去,雙拳一握:“等我的修為大進,就給父親一個驚喜,現在得到神像鎮獄勁的事情,不能夠洩 露出去,這種功法只怕會引來腥風血雨,過早暴露,對家族對父親都不利。”

              楊奇不是笨蛋,也不紈褲,心中非常清楚,雖然一時糊塗,被雲海嵐騙了,但也是年少不懂事的熱血衝動,經歷了 這件事情,他的心思冷靜下來,自我感覺都成長了不少,老練深沉了一些。

              夜晚,碧空如洗,明月當頭。

              楊奇站立在一座小山頭之上,默默的修煉,一招一式,鍛鍊著“神像鎮獄勁”的氣功武學。

              他的身軀,可以明顯的看到,一運動就有一股氣流,如同江河一般,發出來滾滾的聲音,全身肌肉如鐵,在月光之 下散發出來羊脂白玉似的氣息,根本沒有一點兒雷霆灼燒過的痕跡。

              一眼望過去,他的氣息,如一頭發怒的大象,望而生畏。

              轟隆!

              他在演練拳腳,每一拳,都力量兇猛,打得空氣啪啪啪啪爆響。

              周身帶起的勁風運轉,突然身體內部的氣功,集中於一點,凝聚在拳頭上,隱隱約約可以看到,在他的拳頭上出現 了一個氣流漩渦,高速螺旋。

              “百步神拳!”

              楊奇一聲低沉的大吼,全身的氣功宛如投石機一般激射了出去,百步開外,一顆碗口粗細的大樹,轟然斷裂,枝葉 漫天飛舞。

              “氣功外放,暴體而出,百步神拳,斷裂木石!”楊奇知道自己,突破到達了夢寐以求的境界。
              有一種漂亮是為自己堅強

              評論


              • #8
                第四章 暴氣境界

                “居然這麼快就突破了原來的境界,到達了氣功五段,暴氣的境界。”

                一拳隔空,百步之內,擊斷樹木,楊奇呆呆的看著自己手掌,感受到體內磅礡的元氣,一時之間,寵辱皆忘。

                這一天一夜,他經歷了從地獄到天堂的變化,先是偷取伏龍丹,被雲海嵐所騙,接著被廢掉了武功,遭遇雷劈。

                緊接著,在雷劈之中得到天大奇遇,居然學會了“神像鎮獄勁”氣功,還得到了雷像元氣補充修為,現在更是突破 到達了“暴氣”的境界。

                尤其是,他感覺到,自己氣功雄渾,遠遠超過了初級“暴氣”階段。

                一般的高手,踏入五段“暴氣”的境界,雖然能夠氣功外放,但是最多也就是一拳的勁風把大樹打得搖晃而已,根 本不可能有這樣凌厲,一拳擊斷。

                除非是五段“暴氣”的巔峰,修為深厚,快跨入六段“兵氣”的境界,凝氣成兵的地步,百步神拳才可以有如此凶 橫的爆發力。

                尤其是他的身軀,感覺到比起昨天,足足強橫了一倍,簡直是脫胎換骨一般的變化,一步掠去,氣勁爆裂,腳下的 山石紛紛崩開,這就是氣功的力量!

                “那些嘲笑我,想要看我笑話的人,萬萬沒有想到,我不但沒有變成廢物,反而百尺竿頭更進一步!三天之後,就 要舉行家族大會,到時候肯定會有很多人向我爹逼宮,我得把實力進一步的增強才好。”

                楊奇暗暗下定決心。

                不過,他也知道,自己雖然修煉到達了“暴氣”的境界,實力踏入高手行業,但比起燕都城中一些高手來說,還很 淺薄,比如那廢掉自己武功的“羅魂”,起碼到達了氣功七段的修為“像氣境”,能夠以氣功化為種種形象,凌空 虛渡,足踏波面,一拳過去,龍虎相隨。

                “隱藏實力,也是關鍵!不能夠暴露自己神像鎮獄勁的氣功招式。還是施展楊家的氣功招式好了,至於為什麼會這 麼快就恢復?把事情推脫到姑姑的身上。”

                想到這裡,楊奇想起了他姑姑,十年前,一個比自己大一點點的女孩,梳著羊角辮,教自己練字的情形。

                他姑姑其實不姓楊,是他爺爺抱養的一個孤兒小女孩,他是叫做姑姑,其實卻就比他大三歲,相當於他的姐姐一般 。

                這位小姑姑,從小在一起玩,但是玩到了十多歲的那天,突然一位奇人路過了燕都城,他姑姑就被直接帶走,後來 才知道那位奇人是豐饒大陸,巨無霸一般的門派“天位學院”的一位長老。

                楊奇的姑姑進入了“天位學院”之後,在最初的時候,偶爾有書信往來,但是最近五六年,都沒有了消息,縱然是 這樣,燕都城的人都知道,楊家有這麼一個大人物。

                豐饒大陸之中,作為門派,“天位學院”是巨擘一般的存在,僅次於豐饒大陸的統治者,聖祖王朝。

                聖祖王朝實行的是分封制,並不是中央集權,而是各路諸侯,分別管轄城池,獨立法律。每年向聖祖王朝繳納貢品 ,朝拜就可以了。

                燕都城,就是這樣一個小小的諸侯國。城主自然可以一手遮天,管理一切,城中的世家,都要受城主節制,燕都城 之外還有一些城鎮,鄉村,集市,郡縣,都是燕都城的管轄範圍。

                實際上,燕都城也可以稱為一個小小的燕國。

                不過,比起“天位學院”來,燕都城就太小了。勢力就等於是兔子和猛虎的區別。

                這次,楊奇盜取伏龍丹,之所以沒有被當場格殺,也是因為這個姑姑的原因,使得燕都城主有一些顧忌。

                “金蟾吞月!”

                “猛虎跳澗!”

                “撕心裂肺!”

                “白虎銜屍!”

                運用體內渾厚的氣功,楊奇一招一式演練起來,身體化為了一條影子,出現在四面八方,體內的氣功催動得越來越 快,那丹田氣海深處的“雷霆巨像”也一點一滴的把力量融入身軀中,產生出來更多的元氣。

                生命精華本源在不停的壯大著。

                身軀,更在一步步的凝練,鋼筋鐵骨。

                楊奇的體力,也因為經過了雷霆的鍛造,悠長得不可思議。

                他連連出拳,每一拳的勁風,都到達百步開外,擊穿大樹,有的石頭挨到了這拳勁,都炸得四分五裂,剛猛至極。

                一般五段暴氣境的高手,就算可以隔空碎石,也不可能連續出擊這麼多拳,體內的元氣支持不了這麼久。

                而楊奇不同,他修煉的是“神像鎮獄勁”,傳聞之中,可以鎮壓地獄一切種種魔神魔鬼的神功,不但力大無窮,而 且最為持久深遠。

                那團雷像,其實是一位絶頂高手的生命精華和雷霆結合,融入了他的身軀中,就算被煉化一點,也足可以使得修為 雄渾到達極至。

                如果全部煉化了,別人隔空施展百步神拳十多次就疲勞了,因為體內的元氣枯竭,而他則可以施展上百次,千次, 元氣還源源不絶。

                這就是差距。

                不過,楊奇並不滿足,他要變得更強,修煉到達六段,七段,八段,甚至九段氣宗的境界。壓過燕都城主,使得楊 家成為燕都第一世家。

                以前,這種想法不現實,但是現在卻並非不可能。

                吽!

                一股似巨像吶喊的聲音從楊奇身體之中爆發,他的拳法施展到極致,然後突然收了氣功,頓時一圈氣流在身軀背後 ,隱隱約約化為了一頭巨像的影子,又轟然崩潰,狂風掃過狼藉的小山頭,四周樹葉沙沙作響。

                他端坐下來,閉目冥想,那雷像遊走在經絡之間,自身卻按照“神像鎮獄勁”的修煉功法,冥想自己化為了八億四 千萬微小顆粒,每一枚顆粒,都是一頭巨像胚胎,還沒有覺醒,八億四千萬的巨像胚胎,組成了一頭神像。

                那神像,頭顱如山,鼻子長達不知多少億萬里,席捲星辰。

                在神像的腳下,踩踏著無邊地獄牢籠,裡面微塵一般密密麻麻的魔神和魔鬼怒吼著要衝出來。

                這些景象,冥想之法,都是眉心金色小人傳遞給楊奇的。

                是“神像鎮獄勁”修行的一部分。

                緩緩的修行之中,身軀之中,一枚微小顆粒突然發出來了破裂的聲音,一股太古洪荒巨獸甦醒的氣息,從楊奇的身 上緩緩傳遞了出來。

                一時之間,整個小山頭中,連飛鳥都紛紛撲騰翅膀,從樹上掉落下來。

                本來,盛夏的樹林中,各種蟲子的聲音,都此起彼伏的鳴叫著,但是當楊奇體內神像鎮獄勁的氣息甦醒的時候,那 些蟲子都感覺到了巨大威脅,紛紛停止了鳴叫,好像死去一般。

                “神像”,是西方許多大陸之中的神靈。力大無窮,既然能夠鎮壓地獄,煞氣也極重,一聲吶喊,可以降服無數異 獸,龍虎都要臣服。

                楊奇現在,終於覺醒了體內第一個顆粒,擁有了一絲神像之力!

                現在,他的力量,氣功,全部爆發,幾乎是相當於一頭遠古巨像。

                只要甦醒了全身八億四千萬的微粒,就能夠擁有傳聞之中,神像的力量,自己都可以鎮壓地獄。

                鎮獄之威。

                這門無敵的神功,楊奇終於邁出了第一步。

                練成這門神功第一步,楊奇才覺得,這是一門通天蓋世的無敵大術。要不是有體內的雷像幫助,他別說一夜之間, 登堂入室,就算是修煉十年,也未必能夠到達現在的境界。

                現的楊奇,可謂就是一頭遠古人形巨像,巨像的力量,人的形體,發揮出來的殺傷力那就可怕了。

                甦醒了體內一個微小顆粒,擁有了一頭遠古巨像之力,楊奇再次緩緩的站立身體,收斂了氣息,洪荒巨獸的兇猛氣 息蕩然無存,收入體內。

                立刻,整個山頭樹林之中,那些瑟瑟發抖的飛鳥,還有蟲兒都鳴叫起來,恢復了生機。

                楊奇雙眼在黑夜之中,閃閃發光,氣功凝聚之下,漆黑的四方都纖毫畢現,連飛鳥的羽毛都看得清楚有幾根。

                甚至,他的耳朵裡面,可以精確的捕捉到,在百步之外,兩隻螞蟻在打架的聲音。

                耳聞蟻鬥。

                耳目比以前聰明了十倍都不止,身體的潛力被徹底開發了出來。

                “八億四千萬微小顆粒,就甦醒了一粒,就已經這樣的強,如果全部甦醒,那還得了?而且,我現在之所以這樣突 飛猛進,全部是因為體內的那頭雷像,如果雷像全部融入了身軀之中,這神像鎮獄勁,怎麼進步?”

                楊奇一面慶幸自己身體的強大,另外一面,卻深深對於這門神功有了一種恐懼的感覺,他無法想像,這個世界上, 為什麼會有如此厲害的神功,真的是人能夠修煉的?

                不,這不是給人修煉的功法,而是給神靈修煉的。

                只有神靈,才能夠修煉這門神功到達極至,人力是不可能到達的。

                楊奇曾經是青年才俊,自視甚高,其實也是聰明之人,常常認為天下沒有自己辦不到的事情,所以才會為情所困, 上了雲海嵐的當,鑽了牛角尖,他覺得自己偷盜了伏龍丹,和雲海嵐在一起,遠走高飛,現在想想,是多麼的傻, 幸虧父親原諒了他。

                現在,在“神像鎮獄勁”這門無敵神功面前,楊奇的內心深處,真正的變得謙卑起來。

                他也曾經認為,自己沒有什麼功法修煉不成,而面對這門神功,他覺得自己是那麼的渺小。

                一點一滴,十八歲的楊奇,變得成熟了起來。
                有一種漂亮是為自己堅強

                評論


                • #9
                  五章 楊家會議

                  一連三天,楊奇都悄悄的溜出去,晚上修煉“神像鎮獄勁”,而白天他則是裝作了一幅養傷的模樣,深藏不露,讓 所有的人都覺得自己功力被廢,無法恢復。

                  畢竟,功力被廢除了的人,基本上不能夠恢復。

                  如果他突然恢復,而且還突飛猛進,肯定要被許多人注意到,起碼城主府的高手會關注自己,不是一個好事情,萬 一“神像鎮獄勁”被暴露,恐怕整個楊家都會被夷為平地。

                  他越修煉,越感覺到這門功法的博大精深,不可思議,是蓋世奇功。

                  要暴露自己恢復功力了的事實,必須修煉到達更高的境界才可以。

                  這三天晚上的修煉,他的力量也真正的突飛猛進,一身氣功修為,深沉雄渾,舉手投足,可裂金石。雖然沒有覺醒 第二個微小顆粒,到達兩頭遠古巨像的程度,但也已經比一般的五段“暴氣”境高手不知道要強橫多少倍了。

                  可以說,現在來十個五段“暴氣”的高手圍攻他,只怕也要被他一一擊殺。

                  神像鎮獄勁的可怕,還遠遠不止於此。

                  楊奇在運用這門氣功的時候,只要一收斂,身體之中的經脈,就可以乾枯,所有的元氣都滴涓不存,而且氣海也是 乾涸,沒有一點元氣的跡象。

                  實際上,他的所有元氣,都已經隱藏了起來,在那覺醒的微小顆粒之中。

                  他的身體,如同地獄一般深邃,漆黑不見底,沒有人可以探聽到達他真實修為的深淺,這是完美的掩飾。

                  神像一般的力量,地獄一般的深邃。

                  這門神功實在是太可怕。

                  在這三天的修煉中,楊奇氣功掌握比以前熟練了許多,而且能夠運用這門神功,完美的掩飾自己的氣息,就算是高 手用氣功深入他的經脈查探,也仍舊會以為他是一個廢物。

                  他經歷了這一場大變故,深深知道,藏拙的重要性。

                  再這樣修煉下去,他會很快的進入氣功六段,兵氣的境界。凝氣成兵,聚成實質,手發劍氣,一劍迸射,洞穿鐵甲 。

                  六段“兵氣”的境界,比起五段“暴氣”,又強了許多倍,殺傷力根本不是暴氣能夠比擬的。有的五段暴氣高手, 終其一生,也無法進入“兵氣”的境界,就算是天資過人的強者,也起碼要十年以上的苦修,才能夠凝氣成兵。

                  楊奇雖然是青年才俊,但是還沒有見識過兵氣境高手的厲害。

                  這三天的時間,楊奇也嘗試着用意念溝通自己眉心的那個金色小人,但是金色小人一動不動,如同神靈,根本不理 會他。

                  這金色小人,雖然在他的身體之中,但似乎是處於了一個異度空間之內,只有他的意念能夠溝通,就算是再高強的 人,也無法看到。

                  “到底是何方神聖?寄居在自己眉心內,它能夠傳授給自己神像鎮獄勁這等無上氣功,想必是個活物?為什麼不理 我?難道我的境界,現在還不足以和他溝通?”楊奇心中很是疑惑。

                  不過這金色小人不理會他,他也沒有辦法奈何,只能夠望洋興嘆。

                  端坐在自己房屋中,他再次進入了深沉的冥想,揣摩神像鎮獄勁的奧秘………..

                  第三天一大早,天剛濛濛亮。

                  整個燕都城的八個城門口,就出現了許多馬車,一支支的商隊,都趕向了燕都城中的楊家府邸,這讓許多人都為之 側目。

                  “出了什麼事?怎麼這麼多的商隊都到楊家去了?這些人是什麼人?”

                  “大約你還不知道吧,這些都是楊家在另外一些城的分支,你看,那個商隊,是朝露城的楊家分支,做主的是楊真 ,家主楊戰的堂弟,還有那個旗子上刺繡白虎的商隊,是白石城的楊家分支,楊石是领頭人…..”

                  “楊家這三天出了一件大事情啊,是家主楊戰的兒子,偷取了城主府邸的一件重要寶貝,那楊奇小子被廢了武功, 現在又要勒令楊家賠償寶貝。那件寶貝,價值連城,楊家都賠償不起,現在是要召開家族會議,商量怎麼賠償的事 情。”

                  “賠償?那些楊家的元老們會為了這件事情賠償?這次楊家好看了,要賠償城主府邸一大筆財產不說,還要家族內 訌,恐怕就是衰落的開始。”

                  “誰讓楊戰生了一個不孝子呢?”……..

                  嘎吱。

                  精鋼打造的馬車車輪和地面摩擦,發出來了尖鋭而刺耳的鳴叫。

                  一支刺繡有白虎的商隊停留在楊家府邸門前,富貴堂皇的馬車帘子一動,一雙威武而尊貴的皮靴就踩踏在了地面。

                  皮靴的主人,是一尊中年人,身體標槍一般筆直,身穿一件灑金大披風,天上烈日熊熊,氣候炎熱,但是以他為中 心,卻有一股寒氣向外散發,方圓百步之內,都是涼颼颼的冷風。

                  此人的寒冰氣功,已經修煉到達了近乎於登峰造極的地步。

                  白石城楊家的分支領導人,楊石。

                  “父親,這次我們的機會來了,哼!楊戰領導家族已經有十年,這次我看他還有沒有臉面,在家主的位置上再坐下 去?”

                  楊石下來之後,後面的一輛馬車也下來了一對青年男女,是他的兒女,個個也都是青年才俊,氣息悠長,雙眼神光 湛湛,也有着高深的氣功修為。

                  “已經到了家門口,有什麼話進去再說。”楊石擺擺手,阻止了兒女的冷嘲熱諷,他看著楊家府邸門前一對足足有 五六人高,巨獸一般的石獅子,眼神閃爍出來了鋒芒。

                  “楊石,看來你也對家主之位,有染指之心啊。”一個聲音幽幽傳遞了過來,另外一邊也有商隊馬車停留下來,同 樣走出來了一個中年人,卻是身穿鎧甲,那鎧甲如玉,如絲綢,卻是罕見的軟玉甲,可以抵擋任何神兵利器,甚至 還有氣功的滲透。

                  朝露城楊家的主事人,楊真。

                  “不搬倒楊戰,一切休提。”楊石手指一彈,一道指勁激射而出,呈現出來了藍汪汪的冰晶之光,那石板地面,立 刻出現了蜂窩似的小孔,一層層的寒冰在烈日之下凝結成形。

                  “好,寒冰氣功,你已經修煉到達了這種程度了?七段?八段?我可告訴你,不要掉以輕心,楊戰的修為,早早就 進入了氣功八段化氣的境界,出神入化!”身穿“軟玉甲”的楊真臉色凜然,似乎被楊石的寒冰氣功所懾。

                  他手一扶,頓時春風浩氣,撲面而來,地面上的寒冰紛紛融化。

                  “兩位在這裡商量?走吧,先進府邸再說,免得讓外人看了笑話。”又一支商隊停留在楊家府邸門前的廣場上,一 個手拿摺扇好像讀書人似的人走了上來。

                  楊家府邸是豪門,門前的廣場十分巨大,可以容納數千人,清一色的堅固石板,每天被僕人用水清洗得一塵不染。

                  “楊旭!”楊石身軀一動,似乎要較量一番。

                  “這次因為楊戰那畜生兒子,我們楊家損失巨大,家族面臨危機,不知道多少人看我們的笑話,攘外必先安內。” 楊旭唰的打開了扇子:“我們之間內訌幹什麼?先質問楊戰。”

                  “走。”楊石的臉色也緩和了一些,昂首闊步,走入了楊家府邸之中。

                  隨後,不斷的有楊家分支商隊停留在廣場上,楊家一個個的高手出現。甚至有一些在外遊歷修行的楊家元老都趕來 了。

                  這次家族會議,真正的群龍聚首。

                  楊家府邸房間中。

                  楊奇正在打坐參悟玄妙,突然丫頭小燕匆匆忙忙的奔跑進來,“少爺,不好了,咱們楊家分支許多高手都到了廣場 上,氣勢洶洶,是要來質問老爺的,老爺現在讓你去議會大廳。”

                  “來了麼?”楊奇一下站立起來,向外走去:“見真章的時候到了。”

                  “少爺你要小心。”小燕連忙道。

                  楊奇點點頭,再次來到府邸中央,寬闊的議會大廳。

                  大廳之中,已經端坐了足足三十多個人。除此之外,這些端坐的人後面,還站立着一個個的青年才俊,足足上百人 。

                  好在議會大廳非常之大,幾百人在其中,都不擁擠,非常寬敞。

                  雖然人多,但氣氛極其壓抑,空氣中沉悶得似乎要滴出水來。

                  唰!

                  楊奇踏過門檻,進入了議會大廳之中,頓時上百雙目光都直直的盯着他,幾乎是要把他看的燃燒起來,其中有氣功 深厚的強者,精神超強,目光都可以殺人,一個眼神讓人崩潰。

                  不過這些精神壓力一到楊奇的身軀上,他體內最深處,“神像鎮獄勁”就開始運轉,所有的精神壓力全部都化解。

                  神像鎮壓地獄,地獄之中各種魔神和鬼神有多麼恐怖的精神壓力?都被一一鎮壓,楊奇雖然才覺醒了微微一小步, 但對付這些人的壓力已經足夠了。

                  哼!

                  就在這一剎那,在大廳最前面的楊戰冷哼的一聲,一股浩浩蕩蕩的氣功陡然爆發,化為了一道氣功光幕,籠罩在了 楊奇身上。

                  隨後,楊奇幾乎還沒有反應過來,人就已經站立在了父親身邊。

                  “我兒子的武功已經全部被廢,你們居然聯手對他施展壓力,難道是要害死他不成?”楊戰的聲音,響徹了整個議 會大廳。

                  有一種漂亮是為自己堅強

                  評論

                  Work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