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Collapse
No announcement yet.

同情的施捨

Collapse
X
Collapse
Who has read this thread:
  • Filter
  • Time
  • Show
全部清除
新帖子

  • 同情的施捨

    漢斯昂著頭,大步地走著。他沒帶遮陽傘,對灼人的烈日毫不在意。漢斯烙守自己的處世原則,他天生一副傲骨, 不屈從於任何人和事。他盡自己的能力幫助別人,卻從未指望得到旁人的任何恩惠,追求的只是一輩子活得有尊嚴 、有骨氣。

    漢斯正走著,一個拉黃包車的車夫來到他身邊。車夫搖著鈴噹,問道:「先生,你要坐車嗎?」漢斯轉過頭去,發 現那個人瘦得皮包骨,目光裏似乎包含著貪婪的神情。

    「只有那些沒人性的傢伙才會以人力車代步。」這是漢斯堅定不移的觀點。他用那粗布縫製的袖子擦了擦額頭上的 汗珠,連聲說道:「不,不,我不要。」一面繼續走自己的路。

    車夫拉著車于跟在他後面,一路不停地搖鈴。突然間,漢斯的腦于裏閃出一個念頭:也許拉車是這個窮漢惟一的生 存手段。漢斯是個有學間的人,許多概念 平等、窮苦人、上帝、勞動分配、農村的赤貧、工業、封建主義等等,片刻之間都閃進了他的腦海。他又一次回頭 看了看那黃包車夫 天哪,他是那樣面黃肌瘦!漢斯心裹頓時對他生出了憐憫之情。

    車夫搖著鈴檔,又招呼漢斯道:「來吧,先生!我送您,您要去哪裡?」

    「去百老匯。你要多少錢?」

    「6毛錢。」

    「好吧,你跟我來!」漢斯繼續步行。

    「請上車,先生。」

    「跟我走吧!」漢斯加快了腳步。

    拉黃包車的人跟在他後面小跑。時不時地,漢斯回頭對車夫說:「跟著我!」

    到了百老匯,漢斯掏出6毛錢遞給車夫。

    「可您根本沒坐車呀!」

    「我從不坐黃包車。我認為這是一種罪過。」

    「啊?可您一開始就該告訴我!」車夫的臉上露出一種鄙夷的神情。他擦了擦臉上的汗,拉著車子走開了。

    「把這錢拿去吧,它是你應得的!」

    「可我不是乞丐!」車夫拒絕了,他拉著車,消失在街的拐角處。
Work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