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Collapse
No announcement yet.

每一個人都是一個獨立的主體

Collapse
X
Collapse
Who has read this thread:
 
  • Filter
  • Time
  • Show
全部清除
新帖子

  • 每一個人都是一個獨立的主體

    星期日的那一天,大衛的兒子與同學出去,大衛一個人來到兒子的房間,發現兒子的書
    桌上很亂,就走過去想整理一下。
    此時,大衛突然靈機一動,就打開兒子的抽屜,發現了一個藍色的日記本。
    兒子的日記本第一頁上寫道..「自打我上初中以後,我的心裹十分的空虛與孤獨,父母
    除了關心我在學校的表現外,跟本就不會關心我對學校、對生活的各種感受與希求,每天當
    我伏在桌前,永不停地寫那永遠做不完的該死的作業時,我特別地痛苦,我多麼想能像其他
    同學那樣,能有時間到外面去打打籃球,去輕鬆地活動一下啊‥‥」
    讀完兒子的日記,大衛內心感到了一種強烈的震撼。他原以為自己的心靈與兒子貼得很
    近,可萬萬沒有料到兒子並沒有把自己當作「朋友」,雖然他自以為是除了父親之外,也是
    「朋友」。
    傍晚,兒子回到家裏,又關上房門獨處,吃晚餐的時候,兒于突然問道:「爸,你們倆
    誰動過我的東西了?」
    大衛假裝糊塗地說:「沒有啊!」
    見大衛如此的裝聾作啞,兒于什麼也沒說,就滿臉不悅地走開了。
    過了兩天以後,乘著兒于不在家,大衛又偷偷溜進他的房間,企圖從日記裏洞察他內心
    的祕密,令大衛驚訝的是,抽屜上不知何時安裝了一把鎖。
    頓時.大衛的大腦一片空白,大衛突然意識到自己犯了一個低級錯誤,他不應該私下偷
    窺兒于的祕密,應該尊重兒子的隱私才是。
    晚上,兒子回到家後,大衛鼓足勇氣對兒子說:「兒子,爸爸犯了一個錯誤,你能原諒
    我嗎?」
    兒子沈思片刻說:「不就是偷看日記的事嘛,我不想再談這件事。」
    「如果你原諒爸爸,就請你打開鎖,別把爸爸當賊似的。」
    兒于氣呼呼地對大衛說:「這是鑰匙,交給你,這回你滿意了吧?」
    大衛望著桌上的那把鑰匙,當場愣住了。
    若千天以後,當大衛無意中再一次來到兒于的房間時,一心想走進兒子內心世界的大
    衛,又鬼使神差般地欲偷看兒子的日記。
    大衛驚訝地發現,兒子的抽屜雖然沒有上鎖,可那日記本不知何時已無影無蹤了。
    有一天,兒子突然對大衛說:「老爸,你是不是覺得很失望?」
    「這話怎講?」
    大衛對兒子的問話,感到十分不解。
    「因為我把日記扔了,並且發誓,以後不會再寫日記了。」
    大衛這時才徹徹底底地覺悟到 兒子心中早已有了一把鎖。
Working...
X